黑客风雨路


(合粉:Roope


时光荏苒,不再往返,再值盛夏,蓦然回首,恍如隔梦。


我与“黑客”的那场邂逅是在高中毕业之后,源于想查下我打暑假工的公司信息,百度无果,问了很多人,有一个网友说可能是国外的公司,要翻墙看。我那时并不知道翻墙是什么意思,那会google退出大陆之后,在东莞只能访问Gmail。我身边很多人并不会翻墙,后来我听说“自由门”可以翻墙,就百度下载了下,用了也挺好用的,那时我才知道原来这世界还有翻墙这玩意,好像发现一块新大陆一样,尝到了甜头的我开始对互联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疯狂的探索着这个未知的世界,之后还学会了五笔,当然还知道了黑客这个词。


我知道黑客这个词之后,跑完了长安镇所有书店,包括图书馆。那里关于黑客的书真的很少,我所知道的也少。我在书店里只看到有邪恶八进制,黑基网,红客联盟......这几个黑客组织,还有几个便不记得了。我回到学院查了很多关于这些黑客组织的一些事,之后还加了冰血封情的好友,那是我微信上的第二个好友。我买电脑时听人说php比较容易,就开始学php,下了本电子书,但我找不到视频教程,也找不到编辑器,我后来才知道原来IMOOC上有课程,那会IMOOC才刚兴起没多久,知道IMOOC这个词也是那时暑假工.......我也不想怎么解释我怎么知道了,总之都归于我病态了。那时我眼中的世界真狭义,至今一直如此,或许现在有些改变了。编辑器是后来大费周张的在软慧网申请资源才用上的,可以说来之不易。学会安装也花费了好些时日,其实想说是一个学期......因为那时候不太会用百度,所以花费的时间很多,也没人教我,我清晰的记得我大一学用百度的那会,由于问的问题很幼稚,被linux中国社区的群管理给禁言了,不过后来那管理还是私聊了我,帮我找到了ubuntu的下载官网。 我也依稀记得当初学装系统,雨天里冒着雨去的,那时我宿舍没网,跑到同学那里,问密码我同学没说,我跑去学校维修电脑的地方,说等下就要关门了,那些学长是认得的,我去应聘过校园网络维护,由于我是建筑工程管理的,没给去。我也向他们请教过装系统可是也不教,我向他们要win7镜像也不给,后来......我湿着身回去了。至今天未曾忘记过这段无助的痛,也恨那些大佬。我现在觉得如果当初我跑到学校外面的电脑维修店去问可能还不会受这么多苦,也不会有这些不痛快的记忆,有次我的电脑没激活,都是免费帮我激活的。


我也并没有问冰血封情什么问题,那时只觉得他牛逼,不会教这么幼稚的问题,自己也不想自讨没趣。到大二了,我刚学会用微信没多久,知道微信能搜索到很多有价值的公众号,我一个人便开始疯狂搜有关黑客的公众号和文章,那时也着迷暗网。那时室友也刚开始玩微信。后来在一个叫黑客与编程的公众号看到了一篇黑客网站的资料,才慢慢开始了解黑客,那时刚注意到乌云就关闭了,网络安全开始步入我的眼帘。这时的威客安全公众号开始出现如何成为白帽子的文章和资料,京东SRC也出现在了我的眼里,并且以高额奖金吸引白帽子去京东安全挖洞。那会冰血封情还发说说了。关于暗网,我看过编程派的文章,也看过邪恶鸟的文章,看过很多很多,那会我开始和冰血封情有些交集,问了他去暗网违不违法,他回答说不违法,但我想了解更多,可大佬说话总是支言片语。这也是我讨厌的。现在我在淘宝上买了一本《暗网》小说。为什么说是小说,因为里面没涉及任何技术,只讲述作者访问暗网的血泪史。


曾经的我和现在的我关注过吾爱破解,看雪学院,黑白之道,边界安全,合天智汇,玄魂工作室,secwiki, freebuf,雷锋网,懒人在思考,tools,安在;这是信安,AI的有hanniman,集智AI学园,集智俱乐部,人工智能学院,机器之心,新智元,将门创投,Xtecher,AI科技评论,CometLabs。这些应该够了,再加上这些网站的友情链接,我想如果我努力的话。现在的我只需要多看多学,多做实验。我也不想再去崇拜谁了,谁没教我,问个问题没搭理我,还骂我笨,然后我自己生顿闷气。一个人的路我相信我一个人会把它走完。